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棠居士欢迎您

做老实人,干老实事,写老实文章。

 
 
 

日志

 
 

初 入 香 港  

2009-12-08 10:15: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过二个多小时的飞行,我们乘坐的尼泊尔 航空公司班机,于午后两点多钟,平稳降落在香港几乎是处在市区的启德机场。我们考察团一行五人怀着新奇的感觉随着下机的人群急急地走进了香港机场大厅。这一天是一九九四年七月四日。

机场大厅非常宽敞、明亮,人来人往显得十分繁忙,各种以中英文书写的指示牌明确而有效地挂在十分显眼的位置。因此,我们很快找到了入关的通道。由于在机上已经填好了入关的卡片,加上验关的是位中年女士,既没有语言障碍又无在别国遇到的那种严肃中略带不友好的麻烦 ,不到二分钟就验关完毕,放行通过。记得几天前在尼泊尔加得满都机场,也不知是手续不清还是语言不通,搞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大厅里只剩下我们代表团五位同胞后才勉强放行。不用说,今天要愉快得多了。

过了关,去提取行李,还是凭借各种明显的指示牌,我们很快在七、八条行李输送带中找到了我们的行李,便直奔出口处。要是在国内旅行,提上行李就可出门,不会遇到麻烦的,但是在香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在这里产生了一段小小的插曲 。那就是在出机场大厅前,要彻底检查你的行李,这一点是我们走到出口处才发现的。

行李检查处有十几处,我们找了一个人最少的,站在离检查员工作台大约三米左右的警戒线外,排队等候。待站定后,抬头往检查员那里仔细一瞧,不禁犯了难,那里正在接受检查的一位大约是南亚哪一个国家的旅客,他的穿着一般,唯一的一件行李是一只半旧的箱子,他正在根据检查员不断发出的指示从箱子里把衣物一件件拿出来。那位检查员先生大约三十来岁,华人,只见他表情严肃而又非常仔细地检查每一件衣物,直到把箱子掏空,还把箱子里里外外敲敲摸摸看了一遍,才指示那位旅客把衣物放回箱子里,末了,还让他脱下身上穿的外套脱下来检查了一遍,才予放行。

我们五位在排队等侯中,观看了全部检查过程,很显然,这位大约是 在检查是否夹带违禁品,而我们虽然不怕检查,但整理得好好的行李这样里外翻个遍弄得乱七八糟,实在不是件愉快的事。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那位已经整理完行李走了。我站在第一位,该轮到我啦。我稳定了一下情绪,推着行李箱走到检查员对面,站定。

“你好!”我很得体地向他问候,并把护照递了上去。

他看了看护照。

“上海的?”态度不亢不卑,但不知问的是上海人?还是上海来的?

“对,是上海人   ,从尼泊尔来,在这里有点商务活动,结束后回上海。”我把两个问题都给他回答了,免得他再问。

这个时候我耍了个小心眼,手里的行李箱始终放在地上,没有丝毫提到他面前那工作台上的意思,以免“提醒”他。正在我紧张等候他下文时,他合上了我的护照交还给了我,同时用左手指着我后面的四位同伴,“他们是一起的?”

“对。”

“拿来!”他招招左手,示意后面几位把护照递上来。

我们那四位先生、女士一听这话,顾不得风度,打乱了队形,把四本护照同时递了上去。他仔细核对后,很快发还给他们,用右手向右前方优雅地一指,“请!”

哇!我们免检啦,这个时候,我们已顾不得回味这位检查员先生是看我们是上海人是祖国大陆的人,还是“依貌取人”看我们不像带违禁品的人而免检,也忘了道声谢谢,大步流星走向了大门口。

走出机场大厅,繁华香港以其高耸入云而又多彩的高楼大厦和川流不息的车队展现在我们面前。

啊,您好,香港!

                                    

                               一九九五年八月   于上海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修改于上海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