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棠居士欢迎您

做老实人,干老实事,写老实文章。

 
 
 

日志

 
 

人在新疆(三十三)  

2010-11-09 13:48:35|  分类: 回忆录:人在新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十三、我结婚了

       一九六七年、一九六八年,全国各省先后都进行了夺权,成立由革命领导干部、军代表、革命群众组成的“三结合”革命委员会。每个省成立革命委员会时,当天会有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发去贺电,同时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共同发表一篇社论,题目都会结合当地的特点,很有意思。例如:黑龙江省成立革委会时的社论题目是“东北的新曙光”,天津市的是“海河两岸尽朝晖”,贵州省的是“西南的春雷”等。而且在每篇社论里都会点名打倒当地的“走资派”,例如上海的曹荻秋、陈丕显,北京的彭真、刘仁等。待到最后一个省成立了革命委员会,发表了“全国山河一片红”的社论。以示全国的权都从“走资派”手里夺了回来,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取得了“伟大”胜利。接下来,省以下地、县,也相继成立三结合的革命委员会。并且响应中央的号召,开始“抓革命,促生产”,社会秩序逐步走向稳定,特别是像我们阿克苏地区两派群众没有对立到你死我活的地方,表面上显得较为风平浪静。

     在这样的背景下,大约是一九六八年底、一九六九年初,有热心人对我这个已经到了而立之年的单干户,投以关注的目光。他们四处给我寻找合适人选,安排见面相亲。也许是我这个人在找对象这件事情上有点唯美主义。我根据我的条件,心中设定了我要找的对象几个基本条件。首先,她应该是南方人,最好是上海、江苏一带的人。其次,她的个子不能比我矮的太多,因为我已经不高了,要考虑后代的身高问题。最后,长相要说得过去。而最重的是人要本分、心好。这似乎和小说上说得爱情不是一会事,用现在人的标准衡量,更是有点“俗”。但这是我当时的真实想法。人,不是生活在文学作品和电视画面里,而是生活在真实的世界里面,要面对现实,面对生活。我们不能奢望如何的花前月下,在这样的想法下,我先后见了几个,都不十分合我的意。

     后来,因为我经常去我们这派阿克苏分部设在二中的办公室,有从阿克苏实验林场的造反派头头,听到有关我的这件事情后,热情地给我推荐他们场部一个南京支边青年。

   “ 保证你满意!”他把胸脯拍得蹦蹦响。

     几天之后,她在几个好友的陪同下如约前来。当我明确了来人中的主角之后,一看,我心中立刻认定:就是她了。

     她中等儿,圆脸,大眼,五官端正,身材适中,皮肤不是很白,因为在林场坐办公室,没有晒黑。还是保留有城里姑娘的风韵。虽然已经来新疆两年多,浑身还是透出一股学生气,单纯,朴实。

     初次见面后,双方都愿意保持接触,看以后发展——这好象是相亲之后的一般规则。我们也不免俗。

     经过几次接触,我对她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人在新疆(三十三) - 闲棠居士 - 闲棠居士的博客     她是南京人,一九六六年的高中毕业生,正当她满怀信心准备高考上大学的时候,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打破了她的梦想。她和其他同龄人一样,也到北京去见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激动得几天没有睡好觉。回到南京,发现许多同学和邻居的孩子应招要去新疆了,她和她妹妹俩人,毫不犹豫地、坚决地向招聘人员要求,也要去“支援边疆建设”,来人看她们态度坚决,同意了她们的请求。于是,她们瞒着母亲,拿了十分简单的用品乘上了西去的列车。待到了新疆阿克苏后,才写信告诉她们的母亲,要求代为办理有关手续和寄去棉衣、棉被等行李。老人家一看已经木已成舟,只好一一照办。于是她们俩也成了支援边疆建设一分子,成了阿克苏实验林场的林业工人。这件事看起来有点冲动,甚至有点荒唐,但是,如果她们不来新疆,她们“必定会被下放到苏北哪个穷县当知识青年”——她这样告诉我。她的一个哥,一个弟就去了苏北。这样一比较,她们觉得来新疆还是来对了。那年月,除此她们没有别的选择。

     从南京来的两百多个支边青年中,只有有数的几个高中毕业生,而她又是应届的,因此,他们在林场都得到了重用。先分配到各连队当排长,基层锻炼一年后,就安排到场部各科室工作。她在生产指挥组。

      对象是有了,但伴随着文化大革命后期运动的深入,我们的恋爱也是一波三折。主要是因为我出身不好,她也不好。她们的军代表就明确对她说:“你自己出身不好,又去找个出身也不好,你是往火坑里跳啊!”军代表的话很实际,也没有错。当时社会上的确都很在乎这一点。她自己也是为这个问题犹豫不决,摇摆不定。那时,有一段时间是“斗、批、改”阶段,各单位都举办学习班,把认为有问题的,但又不属于敌我矛盾的人弄去,进行强制学习、教育。我宿舍里那位两次犯错误的g君就进去了。我虽然没有被请去,总是觉得像我们这样的所谓“可以教育好的子女”,随时都有可能被找个借口请去“学习”。这样的风吹草动对我脆弱的恋爱十分不利。她也有过几次要下决心结束这段不为有些人看好的恋爱。我也十分担心。我的努力是给她写信,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据我老伴近来回忆,一共写了八封。可惜在结婚后被我作为“见不得人的证据”,给烧掉了。她说:“你要保存到现在,现在写回忆文章,拿出来看看,多有意义啊。”真是悔不当初。

     后来,在我们双方两个单位成立革命委员会时,我们俩都分别被各自单位结合了进去。这对巩固我们俩的恋爱无疑十分有利。

    当然,我的几个好朋友,也从中做了许多的促进工作。有一次,我出差到乌什县,骑到一头很有个性的毛驴上,被掀翻倒地,左臂脱臼,在当地医院简单处理后赶回了阿克苏。我的好友见状,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就打电话给她,把我当时的“可怜”情况告诉她,“衣服没法洗啦,饭没有人做啊、、、、、”她听了后,果然立即过来。虽然她已经好长时间不来我这里了。“我这个人心太软,心太好。”——她后来这样对我讲。

    我们的恋爱就是在这样的过程中,艰难地前进着。

    一九七零年的国庆节,我们谈了将近两年的恋爱,终于水到渠成。——我们领证结婚了。

 

人在新疆(三十三) - 闲棠居士 - 闲棠居士的博客

                             结婚照 ——摄于1971年深秋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