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棠居士欢迎您

做老实人,干老实事,写老实文章。

 
 
 

日志

 
 

人在新疆(三)  

2010-06-20 09:49:07|  分类: 回忆录:人在新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滴水成冰的清晨,抵达柳园车站

在兰州,我们住在新疆驻兰州办事处,在那里修整了几天。

五十年代的兰州市,没有给我们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南郊的风景区五泉山倒是让我们“脚踏实地”地领略了真正的“北国风光”。因为是冬天,山上的风景干枯、萧杀,显得没有多少生机。但是,待爬上山顶,登高一望,整个兰州市就尽收眼底,那滚滚东去的黄河,更是让我们生出“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的豪迈气概。令人终生难忘。

告别兰州,再次登上的列车是兰州铁路段的,前面的54次列车是上海铁路局的,那车上的服务就不能同日而语了。印象最深的是车上的伙食,口味不合,不能下噎。好在,我们在兰州准备了一些罐头、另食,而且,时间也只有一天多就抵达终点站,柳园车站。不受罪。

时间:元月中旬的某一天,清晨四、五点钟,这是一年中最冷的季节,又是一天中最冷的时段。气温起码零下十几度。

地点:新疆、甘肃交界处,甘肃一侧,柳园。

我们就是在这样的时间、地点下了火车。

大家把临走时学校发的棉衣、棉裤、棉大衣、棉帽、棉鞋全部穿上,还外加口罩。才感觉好些。从乌鲁木齐来接我们的同志,还带来了皮大衣、羊毛毡靴(用羊毛压制成的一种靴子),每人一份。但是,皮大衣,大家都不要,膻味太大,那羊毛毡靴,穿上去很暖和,就是走起路来显得有点笨拙。还是欣然接受了。接待的同志还为我们安排了“旅馆”---------一个特大帐篷,里面的地上铺的毡子,我们和衣席地而卧,我躺了一会儿,实在睡不着,就起来了。好在,天逐渐亮了。

我出了帐篷一看,这是车站吗?没有房子,没有站台,所谓的车站,就是有好几条轨道,便于机车停靠。成片成片的大帐篷组成了几条“街”;没有马路------戈壁滩上汽车走的次数多了便成了马路;到处是汽车,各种从内地运来的物资堆满了一个个独立的“院子”;空气中弥漫着从帐篷里火炉子喷出来的煤烟味道;有人已经起床,在帐篷外洗脸刷牙。司机们忙着发动汽车,有的在往水箱里加热水,有的拿着一个喷出兰色火苗、发出呼呼声音的工具加热发动机,已经发动了的汽车发出“吼、吼”的轰鸣声。东方已经泛起一片红色的光芒-------太阳马上就要出来了,在寒冷中沉睡了一晚的“车站”,开始了新的一天,显出了勃勃的生机。

我向远处望去,北面是隐约可见的山脉,还能看到白色的山顶,东、西、南面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戈壁滩,烟雾茫茫,置身于此,我下意识地想起了“春风不度玉门关”的诗句。我想:难道新疆都是这样的?

同学们陆陆续续都起来,聚到了一起,相互一看,不惊哑然失笑。原来,大家都全付“武装”,裹得严严实实,一个个圆嘟嘟的,只留出两只眼睛露在外面,呼出的气,让口罩面、眼睫毛都结了白白的霜。这样的寒冷,是我们这些江南水乡的学子长这么大从来没有领教过的,这也算是一种考验吧。

因为兰州至乌鲁木齐的铁路正在修建,铁路修到哪里,火车就开到哪里。柳园,只是临时车站,下面我们得改乘汽车了。

吃过早饭,便坐上从乌鲁木齐开来专程接我们的两辆大客车,行李全部装在一辆卡车上。向乌鲁木齐进发。

据说还有一千多公里。

人在新疆 - 闲棠居士 - 闲棠居士的博客

                                              同班同学在兰州五泉山风景区合影------摄于1959年1月

 

 

  评论这张
 
阅读(353)|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