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棠居士欢迎您

做老实人,干老实事,写老实文章。

 
 
 

日志

 
 

人 在 新 疆(十五)  

2010-08-25 10:45:40|  分类: 回忆录:人在新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五、我成了农村工作队的队员

    和田在新疆的最南端,春天比其他地、州来得早一些。春节一过,地委就忙乎着组织农村工作队。单位在传达动员的时候,我并不多在意。我的想法是,我才工作了一年,不懂维吾尔语、不会农活、出身不好、不是党团员、没有农业生产的经验、、、、、,有很多的理由,怎么也轮不到我的。去农村工作要有觉悟、政治素质好、政策水平高、阶级斗争经验丰富,等等。我什么也没有。因此也根本没往这上面去想。

    不料,几天之后,我被请到了行长办公室,两位行长都在,行长态度和蔼,像聊家常一样,先是对我一年的工作表现作了简单总结。成绩讲了不少,鼓励的话也送了几句。接着,就点明主题,叫我准备准备,去参加农村工作队,有什么困难吗?

    我虽然只工作了一年,但还是知道,像这种象征性的征求你的意见,你绝对不能当真的。所以我爽快的回答:“我单身一个,没有什么困难。”

    “那好,你拿上介绍信去财贸部报到。”行长和我一样的爽快。

    后来,我到财贸部报到后才知道,我们银行就我一个汉族人去了工作队,另外还有一个少数民族干部。想想也是的,我们行里,汉族人就这么多,有的工作岗位走不开,有的家里困难,有的条件不合适,女同志不能去、等等。总之,最符合条件的,就是我啦。

    我当时对全国的形势不是太清楚的。因为,我们是纯粹的业务单位,我又是纯粹的业务干部;再者,也是最主要的,对于像农村出现饿死人、由于头脑发热而造成国民经济发展失控等情况,在当时是属于绝对机密,老百姓是根本不知道的。因此,对于政府组织工作队到农村的动因、目的、意义等深层次的问题更是十分茫然。而在地委组织的全体工作队人员大会上也只是讲农村如何重要,农村需要城市支援,农业需要工业帮助等一般内容,具体的任务、再就是到农村去的纪律、注意事项等。时间,春天到秋天,大约七到八个月。

    我参加的是财贸工作团,团长是地委财贸部部长,姓张,胖胖的,陕西人。是部队上转业过来的。很和善。我们团集中起来开会时,看到汉族干部中我年纪最小,个子也最小,他就像电影里首长叫通讯员一样,叫我“小鬼”。因为这么“大”的党的干部,我还是第一回这样近距离的接触。并且称我“小鬼”。使我感到很亲切,甚至,还有点受宠若惊。

    我们财贸工作团的任务在皮山县。皮山县,在喀什到和田的公路中间,离和田大约二百公里左右,一天的路程。皮山县县城(实际上没有城,是个镇)不在公路上,在公路北大约十来公里路。我被分配在靠近县城的公社,提列克大队。它的位置在干线公路到县城中间。

    和我一起,还有一位维吾尔族同志。五十岁左右。大约是留用人员。高高的个子,一脸的虔诚,对我唯唯诺诺的样子,我估计他摸不清我的来历,心想,“这么小一个干部还给配翻译,大概有点来头。”也可能,解放后的几个运动已经把他修理的没有了棱角。、、、、、不管怎么样,他会汉语,因此算是配给我的翻译。我们去的这个大队,全部是维吾尔族,没有翻译,你无法开展工作。我们俩就是同事,要共同在这里生活、工作几个月。我们要和谐相处。

    在新疆,几乎每个单位都有翻译。所有的文件都是两种文字,上级来的文件是这样,发到下级的文件也必须是这样。开会,分两个会场,如果是领导做报告,翻译先听了记下来,再到另一会场去翻译。如果是大型会议,就有几个翻译,一个个接着翻译,不耽误时间。如果开庆祝大会,如国庆,那只能是一个会场,讲话的讲一段,翻译翻一段,很耽误时间,内地一个小时的大会,在新疆就要二个小时。但,这是必须的。是政策。领导到下面检查工作,一定会带个翻译,特别是党政部门的领导。这样的翻译和秘书有同样的地位。因此,当分配给我一个翻译时,我很是飘飘然了一翻,就像当初电话紧张时,单位给自己家里安装电话一样的神气。

    当然,翻译也有档次的。在自治区、地区各地,都有各自的“大翻译”。我这个翻译,挂不上号的,只能口译,他不懂汉文。在农村生产大队,已经够用了。

    我们被安排在大队部的一间房子内,里面还有一个现成的土炕。上面铺有芦苇席子。除此以外没别的用具了。给我们配了一个维吾尔族年轻女同志,料理日常生活。主要是打扫卫生,吃饭在大队食堂。

    我们将根据工作团布置的任务开展工作。那就是,帮助、支持大队搞好今年的生产,保证完成当年生产指标。没有要求搞阶级斗争,这使我感到非常庆幸,因为那对我更是无法完成的任务。作为一个江南水乡来的小青年,既不懂维语,又不懂农业生产,来“指导”老乡们,这本身就是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当然,后来的事实证明,这次的农村工作团的下乡,本身就是形式大于内容。   

    我们能干什么呢?

 

 

  评论这张
 
阅读(407)|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