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棠居士欢迎您

做老实人,干老实事,写老实文章。

 
 
 

日志

 
 

转发:精英为什么会被毁灭?(5)  

2013-04-18 19:13:44|  分类: 历史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刘绶松:武汉大学教授夫妻双双自缢

刘绶松(1912~1969年)原名寿嵩,笔名刘濑流、宋漱流。原籍湖北省洪湖市(由湖北省荆州市代管)。中国新文学史专家。1935年入清华大学,1938年毕业于西南联合大学。此后任教于重庆南开中学、西北工学院(今西北工业大学)。1949年后,任国立湖北师范学院、兰州大学教授。1952年任武汉大学中文系副教授、教授,主讲中国文学史。1955年出版《文艺散论》(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曾于武汉大学讲授毛泽东诗词,深受学生欢迎。1956年加入中共及中国作家协会,任武汉大学中文系中国现代文学教研室主任。最有代表性的著作是《中国新文学史》(初稿),被选定为高等院校教材。1958年出版论文集《京郊集》。1961年赴北京担任《中国现代文学史》编委、副主编。次年当选为中国作协武汉分会副主席。曾任《长江文艺》副主编,武汉市文联常委、文学部部长,湖北省哲学社会科学联合会主席团委员。

《中国新文学史初稿》是受高教部的委托而出版的高校现代文学史教材。在绪论里,他阐发了研究现代文学的三大任务:第一、叙述“五四”以来先驱者使用文艺武器与统治阶级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的实况;第二、把各个历史时期的战斗史实和经验加以正确的叙述和总结;第三、全面深入地考察和研究各个历史时期的重要作家和作品。不过,在当时政治文化的主导下,他强调说:“必须在新文学史的研究工作中,划清敌、我,分别主、从。”在这样的文学史框架中,朱自清、戴望舒等作家,显然必须进行‘低调处理’。

到了1958年,留给这位现代文学学科奠基者的任务只能是“检讨”。他在《〈中国新文学史稿〉的自我批判》中写道:

我错误地肯定了许多反动作品,把毒草当作香花,起了很坏的影响。胡风分子的作品,我大都是加以肯定的,还特别立了一节谈《七月诗丛》。究竟我肯定这些作品的什么东西呢?翻开我的书,不外是“情感丰富”之类的词句,而脱离了作品的思想内容和政治倾向。……我还肯定过丁玲的反党作品《在医院中》和《我在霞村的时候》,冯雪峰的《灵山歌》和《乡风与市风》等杂文集。对这些毒草的内容我毫无批判,而是当作香花来肯定了。这除了说明我的立场和思想感情上有和他们共同的地方以外,是很难用其它原因解释的。

即使如此自我贬低的检讨,但也无法逃脱“文化大革命”这一鬼门关。1968年开始的“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他们夫妇都被“隔离审查”。审查的理由仅仅是:其妻张继芳是该校职员。因为在抗战期间的重庆当过广播电台播音员,以及参加过“三青团”,于是被指控为“特务”。刘绶松元人则被指控为“交代问题不老实”。当时有所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政策”,领导“运动”的“军工宣队”威胁说,要把刘绶松当作“坏典型”,予以“从严处理”。

在无法摆脱的阴影下,他和妻子张继芳二人忍着强烈的悲痛走上了黄泉路:1969年3月16日,他们回到家中,在楼上堆杂物的小阁楼中竖起一张单人木床,然后一边一个,在木床栏杆和床腿上,双双自缢身亡。他们的骨灰不准留下。留下的二个孩子(分别上中学和小学)只好由其母亲、孩子的祖母抚养。但武汉大学强行收回宿舍,刘母只好随孩子们“下放”农村。

刘绶松,这位现代文学学科的奠基人的命运,竟然如此悲惨。

【编者按:刘绶松教授的研究专业是中国文学史。在中国漫长的历史上,文学家人才辈出、群星璀璨。在这些璀璨的群星中,女词人李清照无疑是异彩闪烁、最为耀眼的一颗。刘绶松应该不会忘记她那首著名的《声声慢》。该词开头就是:“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如果用这14个字来概括和总结20世纪下半叶中国知识分子的共同命运,恐怕是再恰当不过了:一开始是‘寻寻觅觅’,寻找真理、探索救国救民之路。经过反复寻觅,终于寻觅到中国共产党。可是,事后却发现大失所望。当年那些豪言壮语所描绘的共产主义天堂变成了远在天边、可望而不可及的幻影;当年那些花言巧语所许诺的民主、自由、共和国等等变成了无法充饥的画饼;当年那些甜言蜜语所承诺的‘民为主、官为仆’,现实却变成了‘主仆关系大颠倒’。上个世纪90年代曾经流行的顺口溜说:‘一等人是公仆,老婆孩子齐享福;……十等人主人翁,继续革命学雷峰’。这段顺口溜就是‘主仆关系大颠倒’非常形象的、通俗的注解。

原来的理想破灭了,只好心灰意冷,过着清贫的日子。但这种‘冷冷清清’的生活也维持不下去。最后是无情的打击、摧毁,导致’凄凄惨惨戚戚’的结局。本书用近百位精英被毁灭的事实雄辩地证明了这一结局。

人们不能不佩服这位女词人的英明和远见,她在800多年前就为我们‘量身定做’地预告了中国知识分子的最后命运。她太有先见之明了,真不愧为词人翘楚、女中豪杰。】

刘绶松平反以后的1979年,人民文学出版社重版了《中国新文学史初稿》。1982年,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了《刘绶松文学论集》。

这两部书是刘绶松教授的永恒的纪念碑。任何权威也批不倒、砸不烂、毁不灭!

“把权力赋予人等于引狼入室,因为欲望具有兽性,纵然最优秀者,一旦大权在握,总倾向于被欲望的激情所腐蚀。”

                                                           —— 引自亚里斯多德的《政治学》

                      未完待续              2013。04。18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