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棠居士欢迎您

做老实人,干老实事,写老实文章。

 
 
 

日志

 
 

我父母亲的墓——清明节感怀  

2014-04-10 11:40:27|  分类: 随笔杂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父母亲的墓 - 闲棠居士 - 闲棠居士欢迎您
    这是我父母亲的墓,他们的后面是我哥嫂和他们儿媳的墓。墓地位于一条新开的河坡上。河宽三十多米,隔河面东约二百多米,就是原来的老宅。现在老宅已经在七、八十年代被新盖的楼房代替。
    我父母亲的墓最后埋在这里也是几经波折。
    我父亲去世的早,一九四三年被日本人的汉奸部队以私通新四军罪名严刑逼供,放回家后不治身亡。当时,埋葬在我祖父墓的旁边。我祖父和我父亲的墓修在我家西北,大约半里远的一块地中央。那块地是我家所有地中最好的一块。方正、平坦、面大,别名叫"九亩头“。南方水乡,虽然没有山和丘陵,但一般的地块都比较小,像这样整块地将近十亩是很少的。而且,这块地的西面和北面有一条河环绕,我猜想,家人当时为祖父母选蓦地时认为这里的风水好,所以,在我父亲去世后也在那块地里修了墓,埋在那里,还给我母亲留了一个位置。
    我祖父和我父亲的墓和蓦地在当时,比较有规模的,两座墓的周围种有松树和柏树,墓穴高出地面有四五米,在埋葬我父亲棺材的时候,我也去了的,依稀记得,墓穴是用砖头砌成的,里面很大,上面成弧型,棺材推进去后,门口就用砖头封砌了,再盖上土。每年,我哥总要张罗着给墓地修整一番。那松柏,也渐成气候,远远看去,郁郁葱葱,阴阴森森,我小时候,只是远远地看,一个人还不敢去那里玩的。
    解放后,这块地分给了贫下中农,坟墓一直保留着的。
    文革中,反封资修,当地就数我们郑家的这个墓地触目,自然成了革命的对象。另外,大队为了修工棚,没有钱买砖头,把脑筋动到了我家的祖坟上。拆两座坟就有砖头了,也革命了。可谓一举两得。于是,也没有通知我们郑家的人就动手开拆。我哥得知消息后,不敢和他们论理,带着我大侄儿,在乱砖头堆里找了几根父亲的骨头,没有自己的地,没有地方埋,就在地角找了个空隙,把父亲的几根骨头埋在了那里。算是有葬身之地。
    一九九四年,我母亲去世后,也埋在了那里,算是合葬了。我哥还弄了块木板,上面写了父母亲的名字和生卒年份,算是墓碑了。
    不了,几年之后,那里一片几块地被大队出租给一个养虾的专业户,那里要挖成水塘,我父母亲又不得安宁,征得大队同意后,搬迁到了现在的位置——河坡上。严格地说,按照河道管理的规定,这里也不能作为墓地的,但是,大队不可能拨出良地做墓地,现在这样,也算是领导给群众做了件实事。现在,已经有好几家都在那里安葬,形成了规模。
    三年前,由我出资,叫侄儿将父母亲的墓重新整修了一下,搞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墓碑上不但有照片,墓碑的后面,还写了墓志铭。
    墓志铭:
  英年早逝,但刚正不阿的个性和宁折不弯的品质是我们永远的财富。——致敬爱的父亲
  您身虽瘦小但性格坚毅,目不识丁却言行正直,三寸金莲走过了艰辛而漫长的人生之路。您是一个平凡而伟大的母亲。——我们永远怀念您。


                                                                          闲棠居士     2014年清明节   于上海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