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棠居士欢迎您

做老实人,干老实事,写老实文章。

 
 
 

日志

 
 

少年的困惑(7)————回忆初中点滴之二  

2014-08-12 09:19:00|  分类: 回忆录:少年的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很幸运,因为我早生了几年。使我能够上这样一所历史悠久的初级中学。它使我在几十年之后,仍然能怀念那时许多对我的成长、对我的学习都十分有益的事情。
     虽然是初级中学,但是,学校的教学我认为就是按现在的标准看,虽然条件还不高,但是非常规范,其必然结果是教学质量很高。
因为解放才几年,针对知识分子的残酷斗争还没有进行,因此,学校的领导和老师,还比较的能放开手脚,对于怎样办好学校,怎样教学,怎样发挥他们的才智,还没有太多的顾虑,有着充分的自由。因为,学校里大部分是老教师,有的还是"海归”。包括付课音体美的老师。在这样的学校,毫无疑问,其最大的受益者,就是我们学生。当然,同学们也很用功。
     每天早晨,我们起床梳洗后,全体在操场上做早操,之后在早自修前的几分钟里,同学们都在各自的教室门前背英语单词——昨天课堂上新课里的新单词。天天背,还是天天忘记。所以我很感慨怎么现在的孩子学英语不背单词?后来孩子们告诉我,我们那时还没有"音节“,所以只能死记硬背!有了音节就象汉语拼音一样很容易记住单词,我不知道是不是这么回事,总之,我们那时学得很辛苦,忘得也很迅速。少年的困惑(7)————回忆初中点滴之二 - 闲棠居士 - 闲棠居士欢迎您
     学生的学习也很自觉。比如,晚上晚自习时,没有教师来巡视或检查,整个校园里静悄悄的,走过各个教室,所有同学都十分专注,只会听到汽灯的沙沙声。因为那时还没有电,所以教室里用一种叫汽灯的灯照明。
少年的困惑(7)————回忆初中点滴之二 - 闲棠居士 - 闲棠居士欢迎您
    每天傍晚,晚自习前,校工就在一间专门的房子里,把几十个汽灯“点”亮,我们有时候喜欢站在门口看他们忙碌操作,看着他们给灯加油、打气、点亮,再把“点”亮了的灯拎到各个教室。然后才走进自己的教室,在汽灯温柔的沙沙声中开始晚自习。
 
     三年的初中学习,给我特别印象深刻的是,几门付课——体育、音乐、美术。老师们并不因为是付课而马虎从事,我现在回忆,他们都十分认真地按各该课的教学大纲进行授课。比如美术课,既有理论又有实践,我们学习过素描、临摹、写生,也学习过铅笔画和水彩画,最开心的是到外面写生,老师让我们到学校附近的河边,春天的时候到油茶地边写生。这个时候,我们除了画画,更多的是在享受大自然无限风光之中的愉悦和快乐。我对美术很感兴趣,因此也学得很认真,我记得我记得我的作业,大部分是“中上”,也有少数是“优”。可惜,没有留下一件那时的作业!
     音乐课我也喜欢。学校有专门的音乐教室,两个班合上一课。老师不光是只教我们唱歌,还给我们讲简谱、五线谱,指挥的基本常识。著名的歌曲"二郎山“就是那个时候在课堂上学的,我至今还能唱,也是唯一记得的一首。但是,自从学习了简谱,我能看懂曲谱,因而也能自学新歌,至今如此,受用一生。
    最感冒的是体育,因为我个子小,体力又不好。我的体育成绩都是六十分或六十几,我估计老师是照顾了我,让我及格过关。但是,公平的说,体育老师的教学很认真,三年里,包括地上运动、田径、跳高跳远、双杠单杠等这些基本的项目我们都学习过。记得,我们班有个叫张正的同学,长得一表人材,很能讲故事,就是学习不怎么样,但是,一到上体育课,那全是他的市面了,无论什么动作,老师边讲解边做,完了总是"张正,来示范一下!"他就很自信地上去,做得有模有样。也许,这就是天分。据说,后来他果然上的体育专业,照样大学毕业,还在大学当体育老师,直到退休!
少年的困惑(7)————回忆初中点滴之二 - 闲棠居士 - 闲棠居士欢迎您
      这是一九九五年,我们在上海的几位初中同班同学,相约看望音乐老师。
最左边是我们的班长,左二船舶研究所高工,中间中学体育老师,右二上海某重点高中校长,最右边的女士是江南造船厂职工。本博主因拍摄没有入照。
     关于这个音乐老师,我想应该讲一下他的故事。
     他是苏北人,曾经是新四军根据地的革命人,后来他选择了另外的道路——脱离革命队伍,解放前来到了当时的国民党统治区,到我们学校当老师。直到我们毕业,他还在那里。大约1957年左右,被打成反革命,原因是他逃离根据地。发配到苏北一劳改农场。本以为没有出头之日了,没想到有一年省公安厅长来农场检查工作,发现了他,说你怎么在这里?原来这位领导也是当年根据地里工作过的,老师也认出了他,于是就把他蒙冤的过程告诉了他。这位厅长知道他当时的情况,认为他脱离革命,没有出卖革命,不能治罪,于是,落实政策,释放回原单位——我们学校。直到退休。他终生未娶,孑然一生。我们也是感念他的景况,决定去看望他的。

     
                       未完待续                       2014。08,12  于上海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