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棠居士欢迎您

做老实人,干老实事,写老实文章。

 
 
 

日志

 
 

没有题目  

2018-04-17 09:26:54|  分类: 随笔杂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年以前,不知从哪里复制过来的一段话,当时看了觉得似曾相识,非常熟悉,又不知道“这个阶级”在哪里?就放在草稿里,当资料存着。
    今天,又看了一遍,好像在这个世界上,有不少这样的“阶级”,更体会到这段话的精辟和深刻。
    这段话是这样说的:

      无独有偶。南斯拉夫的密洛凡·吉拉斯[21]在《新阶级:对制度的分析》(The New Class:Analysis of the Communist System)中写道:“GC主义革命是以取消J级为号召开始,但最后竟造成一个握有空前绝对权威的新J级。”“这个新J级的贪婪而不能满足,就像资产J级一样。不过,它并无资产J级所具有的朴素和节俭的美德。新阶级的排斥异己正像贵族J级一样,但没有贵族JJ的教养和骑士风格。”“这个新J级的极Q暴政和控制,如今已变成了驱使全民流血流汗的桎梏”[22]吉拉斯指出,该J级的权力并非基于拥有财富,而是对于国家所有财富的控制。吉拉斯在《新阶级》里的宣判:新J级将留下“人类历史上最可耻的篇章。”[23]这个新J级就是官L特QJ级。
    
    知识分子被公众称之为“社会的良知”,但,光有良知还不够,还要有勇气,不怕坐牢,不怕杀头的勇气!因为,他们的言论往往会被“这个新J级”视为威胁了他们的T治!
    这位密洛凡·吉拉斯无疑就是这样的知识分子。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